原标题:学术论文必须开放免费获取!欧洲11国研究资助机构强推“S”计划

原标题:开放获取“S计划”席卷欧洲,誓要打破“付费墙”!

“开放获取”的科学出版模式或是“大势所趋” OA探索升级 各方爱恨交织

科学 1

科学 2

近来,中国科学界对开放获取(Open
Access,简称OA——记者注)的探索升级,使“OA”这个舶来词频频穿梭于汉字之中。

倒计时**11**天

转载请注明:解螺旋·临床医生科研成长平台

12月初的第14届开放获取柏林会议上,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国家科技图书文献中心与中国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等机构表示支持OA2020和开放获取S计划,支持公共资助项目研究论文立即开放获取。此前,9月底,中国科学院文献情报中心与施普林格·自然集团正式签署GoOA合作协议;10月中旬,几位诺贝尔奖获得者在上海举办的滴水湖论坛上公开推广OA模式。

新智元将于9月20日在北京国家会议中心举办AI
WORLD
2018世界人工智能峰会,计算机视觉领域先驱、约翰霍普金斯大学认知与计算机科学系教授Alan
Yullie将亲临会场,发表主题演讲《深度网络及更多:大数据不是万能的》。
随着计算机视觉技术的发展,如何利用小数据乃至无数据解决特定应用场景问题,将是最新的一个关键点,欢迎到现场交流!

9月4日,Nature新闻报道,开放获取已经席卷欧洲,法国、英国、荷兰和其他8个欧洲国家的研究资助者宣布了一项“计划S”,迫使学术出版商转向开放获取商业模式,让更多的论文在发表之初便对所有用户免费开放。该计划很可能在两年内改变科学出版的面貌,且必定会引起出版商的抗议。

OA到底是什么?

这11个国家的基金资助机构每年投入的研究基金总额高达76亿欧元(88亿美元)。他们表示,从2020年起会强制要求他们所资助的科学家必须做到研究论文一旦被发表就能够免费获取,且要允许其他人下载、翻译或以其他方式重复使用这些论文。S计划的序言文件已明确表示“任何科学都不应该被锁在付费墙之内!”。

简单来说,OA是一种供所有人免费获取学术文献的科学出版模式。与之相比,传统的订阅型出版模式往往由学术机构付费订阅学术文献,仅供本机构内部人员阅读。此外,订阅型出版模式通常是作者免费发表自己的论文,OA模式则由作者或资助机构支付文章处理费用。

来源:Nature

科学 3

这种新的模式打破了科学传播生态原有的平衡。尽管被互联网催生的OA自2000年起就试图开始在世界范围内普及,截至2017年,SCI收录的OA期刊达到了1298种,但新平衡至今仍处于探索和博弈之中。科研和资助单位、出版机构以及科学家们对OA似乎都是爱恨交织。

编辑:大明

“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宣言,虽然会有争议但会引起强烈的共鸣。”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结构生物学家和开放获取倡导者Stephen
Curry说。他还表示这项政策似乎标志着素来进展缓慢的开放获取出版运动将有着“重大转变”。

拆除付费订阅墙,科研和资助单位能否化被动为主动

【新智元导读】来自法国、英国、荷兰和其他八个欧洲国家的研究资助机构公布了一项激进的科学期刊和论文开放获取的“S计划”,该计划可能在两年内改变科学出版行业运行模式,也可能引起科学期刊出版商的抗议。一些顶级期刊,如《自然》、《科学》均未加入该计划。

此外,S计划还将禁止研究人员在85%的期刊上发表文章,其中包括Nature和Science等这种具有国际知名度的杂志。根据2017年12月的一项分析,只有约15%的期刊以开放获取的方式发表文章,而其运营模式则是通过向作者或其资金资助者来收取每篇文章的费用,或者与资助者协商后签订公开出版合同等其他方式。但超过三分之一的期刊将发表的文章置于付费墙内,且通常会延迟至少6个月才发表文章的在线免费阅读版本(符合美国国立研究院的基金资助政策)。

对于科研机构和资助单位来说,当前的OA模式可以让他们“真正拥有”学术出版资源,避免被高昂的订阅费扼住喉咙,但同时又在为随之而来的发表费用而发愁。

这11家机构每年共投入76亿欧元(88亿美元)用于研究资助,这些机构表示,将从2020年开始强制要求受其资助的科学家,必须在论文发表后立即允许免费阅读。这些论文将使用自由出版许可,允许其他人下载、翻译或以其他方式重复使用。这11家机构于9月4日发布了一份名为“S计划”的承诺文件的序言中写道:“任何科学都不应该被隔在付费墙之外!”。

只有不到一半的期刊采用了“混合”出版模式,依据这种模式,只要研究者愿意,他们可以立即免费阅读论文,但是大部分研究仍需要付费的。然而,根据S计划,科研者们甚至不被允许在这类期刊上发表文章,除非是所投的期刊在转向开放获取模式时有着“尽可能短的过渡期”。

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的研究人员黄金霞、王昉和同事们正在努力搭建GoOA平台,制作OA期刊排行榜报告,以及建立OA论文数据库。他们希望能够打破付费订阅墙,提供更开放的学术交流环境,以及免费的、深度使用世界学术资源的机会。

“这是一个非常有力的宣言。伦敦帝国理工学院的结构生物学家、开放获取模式的倡导者Stephen
Curry表示,这个计划可能很有争议,并可能激起强烈的争论。他说,这项政策似乎标志着开放获取运动的“重大转变”,该运动旨在推进科学文献的网上免费获取,之前进展一直比较缓慢。

科学 4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献研究人员说:“按照传统的科学出版模式,我们每年都需要花高昂的订阅费去购买出版商的电子期刊数据库,这个费用的涨幅惊人。而我们仅仅是买到了短暂的阅读权,图书馆本身没有真正的资源。如果不续订,科研人员就再也看不到这些论文了,即使是购买了数据库,他们也不能使用订阅的数据库进行批量的文献下载去做文本挖掘和数据分析,否则就属于侵权,因为著作权通常属于出版社。”

这样一来,“S计划”将让研究人员无法在85%的期刊上发表文章,其中包括不少有影响力刊物,如《自然》和《科学》。

“混合期刊一直被视为迈向全面开放获取的一步,但实际上这些期刊并没有成功地成为一项过渡性措施。”英国研究基金会主席David
Sweeney说。在S计划中,资助者将限制他们愿意为开放获取出版费支付的金额,但没有说明收费会有多高。

对这种传统的订阅模式,这位研究人员认为有两点不公:“这些学术成果都是机构和科研人员创造的,但最后还要再花钱将自己的成果买回来阅读;只有订阅了这些数据库的机构的人员才能接触到相关科研成果,也是一种科研资源分配不均的表现。”

根据2017年12月的一项分析,只有约15%的期刊会立即将论文开放获取。大部分期刊都对作者或其研究资助方按篇收取费用,或研究资助方谈判确定一般公开发表的合同等。超过三分之一的期刊仍然在“付费墙”背后发表论文,并且通常在发表至少六个月后,才允许发布论文的在线免费阅读版本。这一政策与一些具有广泛影响力的研究机构的政策(如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相一致。

把S放在Plan S中

基于以上原因和其他相关要素,一些科研机构和资助单位强烈要求改变现状,寄希望用OA模式“拆除付费墙”,或者“绕过”它。

只有不到一半的期刊采用了“混合”发表模式,如果科学家愿意,他们可以立即免费开放论文获取权限,不过大部分研究论文都是需要付费的。不过根据“S计划”,科学家不允许在这些混合获取模式的期刊上发表文章,除非“付费过渡期应该尽可能短”。

该倡议由欧洲委员会开放获取特使Robert-Jan
Smits率先发起,他表示计划S中的“S”代表“科学(Science)、速度(Speed)、解决方案(Soultion)、冲击(Shock)”。除了法国、英国和荷兰的基金资助者外,奥地利、爱尔兰、卢森堡、挪威、波兰和斯洛文尼亚的国家机构也已签署了该协议,意大利和瑞典的研究理事会也已签署了协议。

例如,今年,前欧盟科研委员会研究总司长罗伯特·杨·施密茨(Robert-Jan
Smits)带领一些机构加速推行OA模式,并发布“S计划”——从2020年开始,签署该计划的机构所资助的科研项目成果必须发表在OA期刊或平台上,成果一经发表就能免费获取。

“混合模式期刊一直被视为迈向全面开放获取期刊的重要一步,现在看来它作为过渡并不成功。“英国研究资助机构UKRI旗下研究机构之一的英国研究机构主席David
Sweeney说。

“期刊的付费模式不仅阻碍了科学事业本身的发展,而且也成为广大公众接受研究成果的一个障碍。”Marc
Schiltz说,他是欧洲科学协会的主席,并正式启动该政策。

一方面,科研和资助机构在试图用OA模式打破出版集团对文献资源的“垄断”,但另一方面,也得接受付费出版的代价——论文处理费同样让他们感到肉疼。

“S计划”中的S代表什么?

到目前为止,欧洲的11个国家资助机构已签署了Plan
S:

论文处理费被出版机构解释为用以担负同行评议管理、论文编辑、制作、传播等工作的费用。这一“成本”通常被认为应该由资助机构而非作者个人来承担。早在2014年,中国科学院和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就发布了关于公共资助科研项目发表的论文实行开放获取的政策声明。中国科学院指出,“我院支持公共资助科研项目在具备可靠质量控制和合理费用的开放出版学术期刊上发表论文。”

“S计划”由欧盟委员会开放获取模式倡议人Robert-Jan
Smits率先发起。
(他表示,这个“S”有多种解释,可以代表科学(Science)、速度(Speed)、解决方案(Solution)、震撼(Shock)。除了法国、英国和荷兰的研究资助机构外,奥地利、爱尔兰、卢森堡、挪威,波兰和斯洛文尼亚的研究机构也已签署该计划,意大利和瑞典的研究理事会也已签署。

  • 奥地利科学基金
  • 法国国家研究局
  • 爱尔兰科学基金会
  • 国家研究基金(卢森堡)
  • 意大利国家核物理研究所
  • 荷兰科学研究组织
  • 挪威研究理事会
  • 国家科学中心(波兰)
  • 斯洛文尼亚研究机构
  • 瑞典环境、农业科学和空间规划研究委员会
  • 英国研究与创新协会

然而,大家对“合理费用”的划定一直存在争议。

科学 5

Smits
说,他是从全球健康慈善机构比尔和梅林达盖茨基金会的开放获取政策中获取灵感的,该基金会也要求期刊采取开放出版模式。因为Plan
S禁止混合出版模式——并且因为它涉及多个资助者——其影响可能比盖茨政策更具深远意义,尽管盖茨政策本身已经推动了几个有影响力的期刊改变其出版模式。

据《科学通报》2016年发表的《世界主要国家SCI论文的OA发表费用调查》推测,SCI收录OA期刊的篇均APC为1656美元。

位于布鲁塞尔的“欧洲科学”机构的是开放获取模式的倡导者,该组织的主席MarcSchiltz说。“付费墙不仅阻碍了科学事业本身的发展,而且也成为广大公众了解科学研究成果的一大障碍。”“S计划”由该组织正式发布。

并不是欧洲全部国家都参与S计划

关于论文处理费的价格,一些科研人员表示“太贵了”。参加了第14届开放获取柏林会议的国家科技文献图书中心理事张晓林,最近在媒体撰文:“APC缺乏控制,虚高和暴利屡见不鲜。目前,部分开放期刊APC价格过高,不同类型开放期刊的APC价格还存在明显的不合理差异。”“APC定价机制不透明,部分规模大影响力大的出版社垄断定价权,致使APC价格不合理地虚高,还存在出版社任性涨价的风险。”

第一批签约加入“S计划”的11家研究机构:

尽管有Smits的推动作用,但欧盟委员会本身并未签署该计划。但Smits表示,他希望将这些要求纳入委员会未来研究资助的条款和条件。这尚未发生,因为政策制定者仍在讨论其未来研究和创新计划Horizon
Europe的细节,该计划始于2021年,并将在7年内投入1000亿欧元。Smits预计会有更多的资助机构加入该计划,他下个月将在美国与白宫官员、科学院和大学讨论这个计划。

对于科研和资助机构来说,想用目前的OA模式拆掉付费墙,就必须面对论文处理费的价格网。张晓林认为,在价格问题上,还需要有公共利益代表站出来“强力博弈”。

  • 奥地利科学基金 Austrian Science Fund
  • 法国国家研究机构 French National Research Agency
  • 爱尔兰科学基金会 Science Foundation Ireland
  • 卢森堡国家研究基金 National Research Fund (Luxembourg)
  • 意大利国家核物理研究所Italian National Institute for Nuclear Physics
  • 荷兰科学研究组织 Netherlands Organisation for Scientific Research
  • 挪威研究理事会 Research Council of Norway
  • 波兰国家科学中心 National Science Centre (Poland)
  • 斯洛文尼亚科研机构 Slovenian Research Agency
  • 瑞典环境、农业科学和空间规划研究理事会 Swedish Research Council for
    Environment, Agricultural Sciences and Spatial Planning
  • 英国研究与创新机构 UK Research and Innovation

哈佛大学开放获取项目主任Peter
Suber说:“经过了15年左右的资金试验和较弱的政策举措,这项计划大致是人们所希望的。”生物医学慈善机构Wellcome
Trust的主管Jeremy
Farrar补充道,“我们非常支持S计划,而资助者也正在敲定一项新的开放获取政策。”

推广OA,出版机构是投石问路还是志在必得

Smits表示,他是从盖茨基金会的开放获取政策中获取到的灵感,该基金会要求受其资助的论文发表后立即开放获取。因为“S计划”不允许混合模式,而且涉及多家资助机构,其影响可能比盖茨基金会的政策更具深远意义,而盖茨基金会政策本身已经推动了几家有影响力的期刊改变其出版模式。

但瑞士、瑞典和德国等欧洲一些领先科学国家的国家研究机构尚未签署。就瑞典而言,这是因为它对紧迫的时间表表示怀疑。瑞典研究委员会主席Sven
Stafström说,理事会同意S计划的目标,并将在本月晚些时候的董事会会议上审议其对该文件的立场。德国国家研究理事会(DFG)主席Peter
Strohschneider说,德国理事会没有签署,是因为该计划要求获得公共资金的接受者采用特定形式的开放获取方式,但德国的研究者可以公布他们的研究结果,从DFG授予开放获取权,但他们并不强制要求。他还警告说,如果所有研究人员都被告知要在开放获取的期刊上发表,文章发表的成本可能会增加。

有人认为,学术出版机构、科研单位和资助单位在利益上此消彼长,名誉上却又荣辱与共。在OA的实行上,科学共同体内部的不同角色依旧相爱相杀。

更多的研究资助机构并未参与

出版商的担忧

对于出版机构而言,OA模式一方面让他们在学术文献资源的阅读和使用等方面上失去了原有的控制力,但另一方面,也得到了一个改变营利模式的机会——通过论文处理费实现其营业收入。

科学 6

在该计划推出之前,出版商就表示,他们对其有着非常严重的担忧——尤其是禁止混合期刊方面。而代表145家出版商的英国牛津国际科学、技术和医学出版商协会(STM)的发言人告诉Nature新闻团队,尽管该计划支持资助者努力扩大同行评审科学作品的访问权限,但部分计划的某些部分“需要进一步仔细考虑,以避免对学术自由的出现任何意外限制”。

那么,出版机构的表现如何?

Robert-Jan Smits

值得一提的是,STM发言人表示禁止混合期刊可能会“严重减缓期刊开放获取模式的转型”。对此,出版业巨头Elsevier表示支持STM的评论。

作为走在科学出版前列的出版商,施普林格·自然对OA做出了拥抱的姿态。

尽管有Smits的推动,但欧盟委员会本身并未签署该计划。但Smits表示,他希望将这些要求纳入欧盟委员会未来研究资助的条款和条件。目前这个目标还没有实现,因为决策者仍在讨论其下一个研究和创新计划

“欧洲地平线”计划的细节,该计划将于2021年起实施,将在7年内推动1000亿欧元的研究。Smits说,他预计会有更多的研究资助机构加入“S计划”,他将在下个月与白宫官员、美国科学院和多所大学讨论如何将“S计划”在美国推广。

科学 7

该集团大中华区开放科研总监柯安德(Arend
Küster)在接受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采访时介绍,施普林格·自然目前是全球最大的开放获取出版机构,其发表的论文有三分之一是立即开放获取的,全球发表的OA论文大约有30%来自该机构。

但是,瑞士,瑞典和德国等欧洲一些主要发达国家的国家级研究机构尚未签署该计划。瑞典未加入是因为它对这份紧迫的时间表能够真正实施表示怀疑,瑞典研究理事会主席Sven
Stafström说。他说,理事会对“S计划”的目标表示认同,并将在本月晚些时候的会议上审议其对该计划的立场。

在另一份声明中,Springer
Nature的一位发言人说:研究及其传播是全球性的。我们期望能与研究资助机构联合起来,而不是以彼此相互不相容的方式进行行动,并让政策制定者也考虑到这种全球观点。该声明还说,让研究人员禁止在特定期刊发表文章将会破坏整个研究出版系统。

不过目前,施普林格·自然并没有全面转型OA。柯安德表示:“开放获取是我们业务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认可开放科研,因此会继续致力于开放获取。鉴于某些学术领域没有用于资助开放获取的基金,或者世界许多地区的资助机构和政府部门并不优先考虑金色OA,因此订阅型期刊和混合型期刊仍将发挥重要的作用,并为作者带来所需的选择余地和自主性。”

德国国家研究理事会主席Peter
Strohschneider说,目前理事会没有签署该计划,因为它要求获得公共资金的特定形式的开放获取。他说:“我们会要求接受理事会资助研究人员将论文的获取权开放,但我们并未强制要求。”他还表示,如果所有研究人员都被告知必须要在开放获取的期刊上发表文章,那么发表的成本可能会增加。

与此同时,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表示,S计划中概述的模型不支持高质量的同行评审,将不利于研究出版和传播,所以实施该计划将“对研究人员造成一定伤害”并且“对于科学期刊来说也是不可持续的。

在开放获取的基本原则下,OA论文的发表模式还有更加细致的分类。

Sweeney说,在英国,如果没有全面了解期刊出版商对该计划的反应,就不可能计算出开放获取论文需要支付多少钱。
“这个成本取决于行业内的反应。该计划是关于论文发表原则的一份陈述,不是关于出版模式的陈述,“他说。

然而,Smits表示,高质量的同行评审仍然是S计划下科学出版系统的一部分,而且这点也是至关重要。出版商并不是敌人,也希望他们成为变革的一部分。

柯安德介绍,科研论文或书籍开放获取出版有两条主要路径:金色OA和绿色OA。金色OA指最终版论文在出版机构的网站上一经发表就立即免费开放获取,任何接通互联网的人都可访问,没有付费墙或注册要求,并且通常会允许内容的继续分享和再使用;绿色OA是指将研究成果存档于学科知识库或机构知识库之中。最普遍的存档对象是已获期刊接受的稿件,而不是排好版的论文。在多数情况下,这些存档稿件不会立即免费开放获取,要等到开放获取时滞期过后才行。而且,内容的继续分享和再使用会有限制。

荷兰科学研究组织(NWO)总裁Stan
Gielen认为,“S计划”超越了出版经济学的范围。
“这是向开放科学转型的重要一步,也是对我们如何衡量科学和科学家素质的重新评估的一部分。”他说。

S计划是为了制裁吗?

此外,还有“纯OA期刊”和“混合OA期刊”之分。在施普林格·自然看来,混合型OA期刊是一种从订阅型期刊向纯OA期刊“过渡”的选项。它是传统出版和OA出版相结合的一种出版方式,
即期刊在保留传统订阅出版模式的同时,
允许作者自由选择是否将自己的论文OA出版。

来自学术期刊出版商的担忧

目前只有少数资助机构会惩罚那些决定不遵守其开放获取政策的研究人员,包括Wellcome
Trust和NIH。但根据S计划,资助者承诺“制裁不合规”的行动。Smits认为,对不遵守规定的研究人员可能采取扣留最后一笔资金资助的制裁措施,通常这笔资金在项目完成后支付的。但是,关于这一点以及其他细节,例如资助者愿意为发表每篇文章而支付多少金额,均会由联盟在2020年之前制定出来。

就OA在国际范围内的整体行业发展现状而言,柯安德表示,英国和德国等国在向金色OA过渡方面处于领先地位。施普林格·自然在英国、瑞典、荷兰和奥地利等欧洲四国,已有超过70%的通讯作者采用金色OA路径发表文章。但全球范围的情况各有不同,例如,美国的资助机构会青睐绿色OA或自存档。“另外,不是所有的学科都对OA那么感兴趣”。

在S计划推出之前,许多期刊出版商都表达了严重的担忧,特别是该计划将混合发布模式一并禁止。

许多欧洲资助者一直试图通过与出版商签订新的“阅读出版”合同,来使文章可以免费获取阅读,即只需支付一笔费用,就涵盖了付费阅读研究的费用以及作者以开放获取条款出版的费用。但一些已经签署S计划的资助者,如荷兰和挪威的资助者,现在却表示,他们不打算给处于过渡期内的期刊支付更多的订阅费。

谈及中国的情况,柯安德认为中国也在积极地支持和推动开放获取,但科研人员对开放获取概念的理解和认知度似乎还有待提升和深化。他说:“我发现OA文章的使用和再使用往往被人所忽略,这其实非常重要”。“有人误以为在OA期刊发表论文容易,这是不正确的看法。”

英国牛津的技术和医学出版商协会(STM)旗下有145家出版商,该协会发言人表示,尽管协会对研究资助机构努力扩大对同行评议科学论文的获取范围表示欢迎,不过计划S的各部分内容“需要进一步仔细考虑,以避免对学术自由造成任何意外的限制”。

挪威研究理事会主席John-Arne
Røttingen说,如果其他资助者遵循Plan
S,它很可能意味着科学出版商主导的订阅业务模式的终结。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了解到,一些业内人士对于有盈利诉求的出版商怀有天然的戒心;一些人对于出版商助力拆除自己亲手建立的付费订阅墙的“好心”存在质疑;一些人则对OA期刊的质量现状表示担忧。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STM发言人表示,该计划禁止混合获取模式可能会“严重放缓学术出版机构的转型”。出版业巨头Elsevier对STM的评论表示支持。

参考文献: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6178-7[返回搜狐,查看更多](http://www.sohu.com/?strategyid=00001%20)

科学,“有些人担心OA内容的质量会不够好,但施普林格·自然发表的每篇OA论文和每本OA图书都经过严格的编辑和同行评审流程,其严格程度与传统形式出版的论文或图书是一样的。”柯安德说:“我面临的最大挑战,是如何增加人们对OA期刊的信任,并让人们了解我们的OA期刊与订阅型期刊有相同的标准,例如我们采用了同样严格的剽窃筛查并确保最高的科研伦理标准。”

科学 8

责任编辑:

花钱发论文,学术声誉加分抑或受损

《自然》期刊的出版机构Springer
Nature的一位发言人表示:“研究成果及其传播是全球性的。我们敦促研究资助机构彼此协调,而不是采取彼此不相容的小集团行动,并让决策者也考虑到这种全球观点。“禁止研究人员采用混合获取模式发表论文”未能将这一点此考虑在内并可能给破坏“整个研究出版系体系”造成破坏。

“质量”显然是一个焦点问题。

《科学》期刊的出版方科学美国科学促进会(AAAS)表示,S计划中概述的模型“不支持高质量的同行评议、研究出版和传播”。AAAS表示,该计划将“对研究人员造成伤害,而且“对于科学期刊来说也是不可持续的”。

当OA模式传导到每个具体的科研人员身上时,无论是订阅费还是论文处理费就都显得没那么敏感了。作为作者,他们主要关注的是,OA期刊能否给自己带来与传统订阅型期刊同等水平的学术声誉。

不过Smits表示,高质量的同行评议仍然是S计划下科学期刊出版体系的一部分。“出版商并不是敌人。我希望他们成为这次变革的一部分。”他说。

一位受访的青年科研人员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在某OA期刊发表论文还不如不发,稍微有点追求的导师就不会发。”

所以“S”代表“制裁”?

去年,李辉“迫不得已”在某著名OA期刊发表了一篇材料化学方面的科研成果,缴纳论文处理费8000多元。他说:“同行都知道,如果在这个期刊上多发几篇论文,学术声誉就毁了。发一篇还要花小1万块钱,不值得。都是实在没办法了才发。”

目前,只有少数研究资助机构会惩罚那些不遵守其开放获取政策的研究人员,其中包括Wellcome
Trust和NIH。但按照S计划的规定,研究资助机构会承诺对不合规的论文发表模式进行制裁。
Smits认为,对不遵守规定的研究人员,采取的制裁的措施可能是扣留最后一笔资助金,该笔金额通常在项目完成后支付。

像李辉一样认为OA期刊“水”的人,还有很多。

挪威研究理事会主席John-Arne
Røttingen说,如果其他研究资助机构都遵循Plan
S的想法,可能意味着科学出版的主导订阅业务模式的终结。
“订阅获取期刊将有机会实现业务模式的转变,新体系下,需要付费的部分是实实在在的同行评议、编辑审查和研究结果的电子化传播。”他说。

一部分原因在于,行业中确实存在“欺诈型”的OA期刊,这影响了整个OA生态。一位OA平台从业者透露,在主导OA进程的国外科研环境中,申请OA期刊刊号“没有那么严格”,“有些OA期刊随便组织一个编委会来审稿”,其真实目的是为了收取论文处理费,快速敛财。

但Curry提醒说,正如S计划的设计者所倡导的那样,全球范围内从订阅模式转向开放获取模式可能会带来新的挑战:贫穷国家的科学家可能负担不起发布开放获取论文的费用。
“这个问题必须摆到台面上来讨论。
”他说。

李辉认为,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使用网络方式发表的OA期刊相比于传统订阅型期刊容量大增,“这可能会稀释期刊本身的含金量”,“有些期刊转型成OA期刊后影响因子连年下跌”。此外,或许还有一部分原因在于“观念”:“大家肯定认为花钱发论文会比较容易。”

https://www.nature.com/articles/d41586-018-06178-7

也正因OA期刊质量“良莠不齐”,中科院文献情报中心的黄金霞等人才设计了OA期刊的遴选和评价标准以及《GoOA年度排行榜报告》,希望能够将“靠谱的”OA期刊挑选出来。该报告每年发布一次,供作者参考。

倒计时 11

施普林格·自然多年的全球作者调查显示,作者在选择将论文稿件提交给哪个期刊发表时有四大考量标准:期刊声誉、相关性、同行评审质量和影响因子。“是否开放获取则很少是其首要关注因素。”柯安德对这一情况有清楚的认识。

http://www.aiworld2018.com/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如果OA期刊的声誉好的话,我们是愿意发的。毕竟开放获取可以让更多人看到自己的成果。”
李辉说。

开放获取中的“免费”“普惠”“共享”等因素是其核心优势,在互联网时代,有不少人认为OA是“大势所趋”。但同时,一些业内人士也意识到,照目前的情形来看,OA生态的建设任重道远,模式有待完善、规范有待确立、利益有待博弈……

责任编辑:

有人感慨:“科研过程存在不同的主体,他们作为科学共同体的成员,担负着不同的职责,共同推动科学的发展和进步。在开放获取这一新形势下,各主体需要展开探讨合作及转型,以实现和维护整个科研生态系统的平衡和可持续性。”

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 张茜 来源:中国青年报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