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花3万美元即可优化大脑,这种生物黑客疗法你愿意尝试吗?

做营销,需要改变别人的认知和行为,而人的认知行为等是由大脑控制的。那么,你的购买行为是否已经被大脑设定好了?

做营销,需要改变别人的认知和行为,而人的认知行为等是由大脑控制的。那么,你的购买行为是否已经被大脑设定好了?

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猎云网(微信号:)】9月5日报道 (编译:柠萌)

人们的认知都是基于大脑的记忆和语言表达能力。因此,受到调查方法的制约,传统的市场调研并不能准确的了解消费者的行为。事实上,每年有70%的新产品因为不满足消费者们的需求而从市场上消失。国外开始有研究者认识到,仅仅靠传统营销研究的方式难以获得全面精准的信息,尤其是人类潜意识的巨大作用,无法凭借人类的语言就描述清楚,国外的研究者开始试图将神经认知的科学知识应用于营销研究,也就是后来出现的神经营销。

人们的认知都是基于大脑的记忆和语言表达能力。因此,受到调查方法的制约,传统的市场调研并不能准确的了解消费者的行为。事实上,每年有70%的新产品因为不满足消费者们的需求而从市场上消失。国外开始有研究者认识到,仅仅靠传统营销研究的方式难以获得全面精准的信息,尤其是人类潜意识的巨大作用,无法凭借人类的语言就描述清楚,国外的研究者开始试图将神经认知的科学知识应用于营销研究,也就是后来出现的神经营销。

编者注:Field是一家神经增强公司,致力于改变客户使用大脑的方式。该公司的创新和个性化的应用前沿神经技术将彻底改变你所知道的一切关于个人发展和高性能的知识。本文将带你走进Field,了解其极具个性的生物黑客疗法。

神经营销是什么?

神经营销是什么?

有时候光靠左洛复(一种抗抑郁药)是不足以调动你的大脑,让大脑活跃起来的。有一个科学领域正飞速发展,现在正在努力重新连接人类脑波,最终推出生物黑客疗法。

所谓神经营销,是指运用神经科学方法来研究消费者行为,探求消费者决策的神经层面活动机理,找到消费者行为背后真正的推动力,从而产生恰当的营销策略。它实际上是伴随着近年来支撑营销理论的几大基础学科的发展而产生。其中,起主要作用的是认知科学和神经科学的重大突破。随着行为决策和认知科学的发展,营销理论可以借用很多心理学上的概念来解释消费者行为,像内隐记忆、信息自动加工、潜意识等等。由于人脑控制了人类行为的所有方面,理解人脑的工作原理不仅能够帮助解释人类行为,更能够帮助营销人员掌控消费者的行为规律。

所谓神经营销,是指运用神经科学方法来研究消费者行为,探求消费者决策的神经层面活动机理,找到消费者行为背后真正的推动力,从而产生恰当的营销策略。它实际上是伴随着近年来支撑营销理论的几大基础学科的发展而产生。其中,起主要作用的是认知科学和神经科学的重大突破。随着行为决策和认知科学的发展,营销理论可以借用很多心理学上的概念来解释消费者行为,像内隐记忆、信息自动加工、潜意识等等。由于人脑控制了人类行为的所有方面,理解人脑的工作原理不仅能够帮助解释人类行为,更能够帮助营销人员掌控消费者的行为规律。

“我们在精神病学方面的研究遇到了问题,因为我们忽略了自主和神经生理学方面的问题,”精神病学家Hasan
Asif说,他也是Field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要真正评估一个客户,你需要从上到下,从头到脚地进行检查,从各个角度进行评估,比如神经化学、神经生理学和生物化学。”

神经营销的方法有哪些?

神经营销的方法有哪些?

Field既是一个实验室诊所,又是临床医学家的办公室。它组成了一个由科学家、医生和生活教练组成的团队,来为它那1%的客户提供服务。

目前常用的神经营销的技术主要是FMRI(功能性磁核共振)和EEG(脑电波扫描)。

目前常用的神经营销的技术主要是FMRI(功能性磁核共振)和EEG(脑电波扫描)。

他们会研究你的心理历史和情绪健康,同时分析你的生物反馈,比如脑波、皮肤传导、呼吸、心率变化和神经生理。是的,他们会用电极附着在你的头上,因为这家公司的任务就是要负责监控和改变大脑能量波的同步。

FMRI是一种功能性方面精确度极高的大脑扫描,每个部位成像都十分清楚。缺点是时间上会有滞后,而且价格高昂不能被神经营销公司广泛使用,大多用于大学实验室的实验和研究。

FMRI是一种功能性方面精确度极高的大脑扫描,每个部位成像都十分清楚。缺点是时间上会有滞后,而且价格高昂不能被神经营销公司广泛使用,大多用于大学实验室的实验和研究。

这个团队承诺帮助客户们朝着一系列目标前进,即提高创造力,减轻压力,增强意识,提高运动能力。有报道称,该公司的治疗方法甚至可以增加客户的性冲动。

EEG属于目前神经营销中最常用的测量方法,是一种安全无害的脑扫描技术,可以直接测量神经活动发出的脑电波,与FMRI相比有非常高的时间分辨率。通过分析特定脑区的脑电波,能得到人们与广告或其他媒体互动过程中的注意力、情感、记忆过程、认同感等大脑活动的实时变化。

EEG属于目前神经营销中最常用的测量方法,是一种安全无害的脑扫描技术,可以直接测量神经活动发出的脑电波,与FMRI相比有非常高的时间分辨率。通过分析特定脑区的脑电波,能得到人们与广告或其他媒体互动过程中的注意力、情感、记忆过程、认同感等大脑活动的实时变化。

Asif解释说,这种原理基于这样一个前提,即任何给定的精神状态或自我状态都依赖于一个潜在的自主系统。这和当你兴奋时心跳加速或者当你紧张时手心出汗的系统是一样的。

图片 4

图片 5

虽然传统的精神病学方法很有用,比如认知行为疗法,但它们最终会受到缺乏完整身体数据的限制。Field的目标是使用不同的方式,通过电脑调制,调整θ和β波,就像控制一台交换机那样。

EEG参数

EEG参数​

“这是高科技和整体方法的结合。”
联合创始人White解释说:“我们观察你的大脑,看看你需要调整的地方,把一些东西调高,一些东西调低。”

根据频率的不同,脑电波可分为不同的类型。δ波频率为1~3Hz,幅度为20~200μV;θ波频率为4~7Hz,幅度为100~150μV;α波频率为8~13Hz,幅度为20~100μV;β波频率为14~30Hz,幅度为5~20μV。利用这些数据可以得知专注、放松等重要信息,脑电科技迅速攀升,相应衍生的市场也在日益壮大。国内视友科技研发推出的携式脑波CUBand将国内的神经营销推向了高潮。

根据频率的不同,脑电波可分为不同的类型。δ波频率为1~3Hz,幅度为20~200μV;θ波频率为4~7Hz,幅度为100~150μV;α波频率为8~13Hz,幅度为20~100μV;β波频率为14~30Hz,幅度为5~20μV。利用这些数据可以得知专注、放松等重要信息,脑电科技迅速攀升,相应衍生的市场也在日益壮大。国内视友科技研发推出的携式脑波仪CUBand将国内的神经营销推向了高潮。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

生物黑客疗法费用不低

CUBand不需要像医院的脑波仪那样涂满导电胶、大球小球连满全身,采用干电极佩戴在使用者头部,轻便舒适。CUBand通过脑电生物反馈技术来采集大脑的生物电信号,经过复杂的数学运算后,被解读成多项反映人们大脑状态变化的EEG参数,适用于不同人群在不同环境下深度剖析大脑思维过程,优化认知能力,发展健康心理。

CUBand不需要像医院的脑波仪那样涂满导电胶、大球小球连满全身,采用干电极佩戴在使用者头部,轻便舒适。CUBand通过脑电生物反馈技术来采集大脑的生物电信号,经过复杂的数学运算后,被解读成多项反映人们大脑状态变化的EEG参数,适用于不同人群在不同环境下深度剖析大脑思维过程,优化认知能力,发展健康心理。

Field的非正统生物黑客疗法有短短几天的,也有需要几个月例行预约的,还有流行的七天静修式的。这家位于纽约的初创公司成立于6个月前。该公司表示,他们的客户是来自体育、金融、科技、法律和娱乐行业的顶尖人物。这些人在某种程度上已经达到了职业巅峰状态,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我怎样才能让自己的大脑工作得更好?这可能意味着运行更快或思想更放松,或基本上也就是说要少分心。

便携式脑波仪的出现让以前只用于医疗的脑波仪让更多大众所熟知,走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也让神经营销变得更加便捷和准确,让更多的营销人更容易的洞悉消费者的购买行为。

便携式脑波仪的出现让以前只用于医疗的脑波仪让更多大众所熟知,走进了人们的日常生活,也让神经营销变得更加便捷和准确,让更多的营销人更容易的洞悉消费者的购买行为。

当然,这样的疗法并不便宜:单个疗程需要1100美元,而且人们通常需要至少20-30疗程才能看到效果。

Field有两个办公地点,一个在曼哈顿的布莱恩特公园附近,另一个就在城市的北部,在韦斯切斯特的布朗克斯维尔,我去那里试一试。这是一幢普通的米色建筑,有一间不起眼的小办公室,里面摆放着稀稀落落、不协调的中世纪家具和柔和色调的地毯。似乎没有什么东西能真正表现出高科技或呈现奢侈品的样子。

和我一起入住的是White,他也是公司的行为设计专家。就像最原始的治疗预约一样,White想要了解你的一切,包括你的童年、人际关系、职业目标、度假偏好,甚至你的人生目标。

你知道你想要什么吗?

有些问题比其他问题更难回答,比如“你对自己想要的东西有清楚的了解吗?你如何知道你是否已经拥有它?”

对于这些更具挑战性的个人问题,White分析的不仅仅是你的答案。他寻找身体上和非语言上的暗示,比如放松的肩膀,放慢的呼吸,或者轻轻的一声叹息。这些都符合记忆美好时光的心理反应。White说,你的神经系统通常比语言更有洞察力。

我们的目标是要经常达到这种状态,并且只在这种清晰的状态下做出重大决定。这就是Field要帮助你达到的目标。但要做到这一点,它需要借助一些未来主义的小玩意来跟踪和操纵你的大脑。

经过一个小时的交谈,我被送到一个实验室,Asif博士和神经科学家Aza
Mantashashvili向我打招呼。我被安置在一张躺椅上,头上戴着脑电图头戴帽。他们告诉我要分析我的大脑活动。我的手指上装有电子皮肤监测器来跟踪压力。

他们做了一些练习来观察我对压力的反应,包括在我面前的大屏幕上播放一段令人不安的快速闪现的电影,里面有腐烂的动物、令人毛骨悚然的娃娃和蜘蛛。

“很明显,”我听见Asif在房间的角落里喊道。事实证明,我的脑波过于活跃,而且爆发迅速,这可能有助于解释我持续的压力水平从何而来。

他们越是告诉我我的大脑如何控制我的个性和行为,我就越觉得有道理。这种感觉就像听算命师在讲话,却感觉不像是忽悠我的。

图片 9

重连脑电波

一旦这个医疗团队积累了足够的数据,他们就会转向能够操纵脑电波的技术,包括TMS(经颅磁刺激),它能发出定向的磁脉冲。

White解释说:“我们正在观察大脑,看它现在在哪里,我们知道我们想让它去的目的地,然后我们使用各种各样的治疗方案来驱动它,训练它一直这样做。”不过,这并不是一个一劳永逸的治疗方法。

神经刺激已被用于治疗抑郁症以及提高军事和体育运动的表现。超过60项研究表明在包括知觉、运动和执行过程在内的各种任务中,速度和准确率显著提高。TMS甚至作为一种非侵入性的技术被研究过,用于提高老年人的记忆力。

在我的例子中,磁脉冲只作用于我的右侧,这使得我的整个左侧身体抽搐失控。有了足够的这些刺激,他们向我承诺,我的头脑会冷静下来。他们还告诉我,我将这样度过整个下午,也许,我的大脑会进入深度睡眠。但在那一刻,感觉就像有人在用小锤子砸我的脑袋。

这种高度个人化的大脑操作(加上传统的谈话疗法)需要深入的、一对一的关注。没有一种治疗方法可以适合所有人。医生还必须小心翼翼地调整θ和β波,以使大脑以客户要求的方式做出准确的反应。

White说:“你需要不断地监控它,以确保它朝着对客户最有利的方向发展。”

梅奥医学中心(Mayo
Clinic)认为尽管TMS存在潜在的副作用,但它仍然是一种“安全且耐受良好”的治疗方法。常见的副作用包括头痛、痉挛和面部肌肉抽搐,稍微罕见的有癫痫和听力丧失。

White警告说:“大脑对每个人来说都是非常个性化和独特的,所以你必须非常小心地了解它的反应。”

控制生物黑客波

正如预期的那样,为大众复制这种特殊的治疗方式是不可能的。Field统计了一些全职工作人员,他们也忙于研究最佳实践。White声称,最终的目标是对流程进行微调,使其成为一种可定制的技术工具。想象一下,戴着一个人工智能驱动的头盔,它可以分析和“修复”人类的大脑。当然,如何在没有医疗监督的情况下操纵脑电波仍然是主要的障碍。

在不久的将来,Field计划与健康诊所、运动中心或健康水疗中心合作,为高端客户提供昂贵的服务。这个团队计划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完善这个方法,并把它变成一个可手工操作的形式,这样它就可以在不同的行业获得许可。当价格够便宜时,White希望可以应用到老年人生活中心或退伍军人生活中心。

“我们正在努力压低价格。”White说,“这是一项新技术,所以我们有点像特斯拉汽车的模式。”

White说,还有一个潜在的数据游戏,毫无疑问,这需要细致的处理。例如,如果你的“智能家居”不仅能给你想要的温度,还能对你的脑电波做出反应,让你保持平衡,那会怎么样?

“数据和信息是世界前进的方向,”White强调。“我看到了人们脑波上的所有东西。”

尽管这似乎有些牵强,但请记住,就在几个月前,中国还产生了监视雇员和军事人员脑电波的想法。世界正朝着个性化的方向发展——脑电波可能是人们能想到的最具个人特征的数据点之一。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