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从“诺奖级科学家”到学术论文疑似造假者,剧情跌宕起伏的韩春雨撤稿事件

一种说法 韩春雨论文事件未发现主观造假须有更详尽说明

北京时间8月3日,国际顶尖学术期刊《自然-生物技术》(Nature Biotechnology
)发布声明称,撤回韩春雨团队于2016年5月2日发表在该期刊的论文“DNA-guided
genome editing using the Natronobacterium gregoryi
Argonaute”。据悉,论文是韩春雨主动申请撤回。

图片 1

艾萍娇

图片 2

科学家韩春雨 图 / 董洁旭

持续两年多的韩春雨论文事件终于尘埃落定。据《科技日报》报道,河北科技大学在其官网刊发了《学校公布韩春雨团队撤稿论文的调查和处理结果》,该校学术委员会认真核查了该论文涉及的全部原始实验资料,并委托第三方国家重点实验室开展重复验证实验,认为撤稿论文已不再具备重新发表的基础,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

图片来源:韩春雨向《自然-生物技术》递交的撤稿声明

style=”font-size: 16px;”>爆红之前,韩春雨有过两次在基因编辑领域的失败。一次是韩春雨的团队用CRISPR-Cas9技术变异了一些植物,当他们准备将这个过程梳理成型时,国外顶级杂志已经推了两篇类似文章;另一次是他的团队通过设计改进CRISPR-Cas9技术,但其研究想法又被抢先发表。当然,这些在2016年的5月是韩春雨无畏失败的证明,现在看来却有了点急功近利的意味

style=”font-size: 16px;”>原标题《韩春雨撤稿事件:未发现主观造假》

全文约 style=”font-size: 16px;”>1572 style=”font-size: 16px;”>字,细读大约需要 style=”font-size: 16px;”>4 style=”font-size: 16px;”>分钟

调查和处理结果还称,该论文发表后,韩春雨的个人住房、职称、工资待遇等均未发生变化。在调查过程中,韩春雨主动要求退回基于撤稿论文所获得的科研项目、绩效奖励、荣誉称号、社会任职等。有关方面按照规定已取消了韩春雨所获得的荣誉称号,终止了韩春雨团队承担的科研项目并收回了科研经费,收回了韩春雨团队所获校科研绩效奖励。个别社会任职正在按法定程序办理。

从上图的撤稿声明中可以看出,韩春雨团队表示由于科学界一直无法根据他们提供的实验方案重复出论文中的关键结果,因此决定撤回这项研究,但同时表示会继续调查缺乏可重复性的原因,以提供一个优化的实验方案。河北科技大学校方则称,韩春雨团队同意“按学校安排选择一家第三方实验室,在同行专家支持下开展实验”。而针对已撤回论文的官方调查是否会启动、以什么程序操作,国家与地方有关机构为此项结果所投入的资源是否会因撤稿而做出妥当调整,目前都仍不明朗。

8月31日,河北科技大学公布了关于韩春雨撤稿论文的调查和处理结果。校方称,撤稿论文已不再具备重新发布的基础,未发现韩春雨团队有主观造假情况。翌日,韩春雨公开表示接受有关的处理意见,并向同行和社会公众表示歉意和感谢。

对于调查结果还有一些网友不解,既然不能进行重复实验,撤销的论文无法重新发表,那表明韩春雨团队并没有真正取得突破性的科研成果,那为什么说韩春雨不存在主观造假?从学术研究角度看,误以为自己有重大发现然后撰写论文发表的,并非个例,正常的处理就是撤稿。网友之所以质疑调查结果,与学校公布的对“未发现有主观造假情况”没有进一步详细的说明有关,这就需要学校给公众一个令人信服的调查结果。

图片 3

但很多网友认为,这一调查结果对于“论文是否存在造假”并未盖棺定论。

回顾韩春雨事件,河北科技大学的表现一直令网友和科技界不满。2016年5月2日,韩春雨作为通讯作者在《自然·生物技术》发表了《NgAgo-gDNA为导向的基因编辑技术》论文。这篇论文被誉为“诺奖级”发现,令“三无”副教授韩春雨声名鹊起,但随后该论文遭遇不能重复实验的质疑,面对质疑韩春雨最初把质粒信息上传到一家全球科学家质粒共享的非盈利组织——addgene,并表示“对自己实验的重复性还是很有胆气的”。但不久,韩春雨不再作回复,而据他说原因是“学校告诉我不要作任何回应”。

图片来源:河北科技大学官方网站

韩春雨事件发酵了两年。2016年5月,韩春雨在《自然·生物技术》上发表了论文《DNA-guided
genome editing using the Natronobacterium
gregoryiArgonaute》(《使用格氏嗜盐碱杆菌的Argonaute蛋白实现DNA引导的基因编辑》),其中提出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向第三代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发起挑战。后者一直是诺贝尔奖的热门,所以韩春雨的论文迅速引发关注,有媒体把他称为“诺奖级科学家”。6月,论文遭受质疑,不断有学术界人士表示不能重复论文结果。韩春雨以细胞被污染和实验者技术不过关为由反驳。

河北科技大学对媒体表示,在一个月之内,韩春雨将采取适当形式公开验证,届时将有权威第三方作证,可是学校却没有进一步行动,反而在2016年新生开学典礼上,该校校长孙鹤旭还在演讲中提到:“拥有一批在教学上认真负责、在科研上勇于创新的教师队伍,特别是一批像韩春雨一样的年轻老师。”完全不顾韩春雨的论文正遭遇质疑。学校的这种态度也令科学界不满,2016年10月,在13位科学家实名发声、公开表示他们所在的实验室未能重复出韩春雨及其团队声称研发出的一种新的基因编辑技术并呼吁启动第三方调查之后,更多的科学家站出来,要求韩春雨所在的河北科技大学启动调查。可河北科技大学还是没有“接招”,直到2017年8月3日,河北科技大学才发表声明称,“鉴于该论文已撤稿,学校决定启动对韩春雨该项研究成果的学术评议及相关程序。”

曾经轰动整个生物领域的研究成果,一度让韩春雨站在世界顶尖科学家的行列,然而从2016年5月2日论文发表到2017年8月3日论文撤回论文,这15个月时间里,十多位国内外科学家对论文中的NgAgo技术提出了质疑,认为经过反复试验无法获得完全成功重复的结果,而韩春雨及其团队也无法拿出更具说服力的证据。最终,只能以撤搞来应对外界的质疑。

之后,韩春雨称有实验室成功重复实验,但不能公布名称。“他们(认为实验无法重复的人)要是愿意实名,我们就让重复实验成功的人实名。”随后就有13名科学家发表实名声明,称无法重复韩春雨的实验结果,但韩食言了。

从目前学校公布的调查和处理结果看,已经确认了不能重复实验的事实,但对为何判断韩春雨没有主观造假,却缺乏具体细节支撑。从认定实验不能重复角度,韩春雨事件已经尘埃落定,这一事件留给大学和科技界的教训十分深刻。韩春雨在获得一项被认为有重大突破的成果后,不但荣誉有了,头衔、职务也都来了,这种学术资源配置方式,实质引导学者追名逐利,也很容易催生弄虚作假。那些不愿意给需要资助的青年学者雪中送炭,而总爱锦上添花的学术管理机构这时也该醒醒了。

韩春雨事件始末

受到质疑期间,韩春雨始终不愿意公布原始实验数据,也坚称论文的实验可以重复。2017年8月3日,韩春雨主动撤回论文。时隔一年,河北科技大学公布了调查结果,并按照规定取消了韩春雨所获得的荣誉称号,终止了韩春雨团队承担的科研项目,撤销了他们所获的校科研绩效奖励并收回了科研经费。

从对韩春雨为何发表不能重复实验的论文的原因调查方面,调查并没有尘埃落定,这需要学校公布更详细的调查信息。学校称将以此为契机,进一步弘扬科学精神,坚持对学术不端行为“零容忍”。这必须努力践行,而不能只是一句空话。

2016年5月2日,韩春雨(河北科技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副教授)作为通讯作者在国际顶级期刊《自然·生物技术》(Nature
Biotechnology)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研究成果,该论文称,短5′磷酸化单链DNA(short
5′ phosphorylated single-stranded
DNAs)可引导格氏嗜盐碱杆菌核酸内切酶(Natronobacterium gregoryi
Argonaute,简称NgAgo)产生双链断裂,实现对人类基因组的编辑。这项新的基因编辑技术——NgAgo-gDNA向已有的最时兴基因编辑技术CRISPR-Cas9发起了挑战。论文发表后,在国内外引发强烈关注,甚至被部分媒体誉为“诺奖级”实验成果。

大众似乎许久没有这么关心过科学界了。这次聚焦的主角韩春雨是河北科技大学生物科学与工程学院的副教授和硕士研究生导师。18岁那年,他考入河北师范大学,就读生物系;1997年,他在中国农业科学院读研究生;2000年,他在中国协和医科大学攻读博士,师从分子生物学专家、中国科学院院士强伯勤和袁建刚教授。

但此后不久,该论文内容就陷入争论:有人提出韩春雨的试验无法重复,有人说可以重复,彼此争论不休、难有定论。2016年7月21日中科院神经所研究员仇子龙发表声明,称能在基因组水平看到NgAgo引起的基因编辑,并呼吁韩春雨尽快发布NgAgo
2.0版和Smart版。这是韩春雨之外迄今唯一实名宣布加入NgAgo和ssDNA后可以看到基因编辑的研究组。2017年1月19日,《自然·生物技术》发布声明,称收到有关韩处于实验可重复性的新数据,需要调查研究这些数据,但未透露重复试验机构的名称。

在2016年5月以前,韩春雨和大多数默默无闻的科学工作者一样,大部分时间都待在实验室内,网上的资料只是简单的履历和头衔。论文发表之后,韩春雨平静的生活发生了巨变。朋友、同行、媒体纷纷找上门。

外界对此项研究成果更多的是持质疑的态度。北京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魏文胜等13位科学家希望韩春雨能公开所有原始数据,韩春雨所在河北科技大学及其他相关单位启动学术调查。(备注:魏文胜系国内基因编辑领域的领军人物之一)澳大利亚西班牙等多国科学家则标示全球仍没有一家实验室对外宣布,能够完全成功重复韩春雨的实验。现在已有多国科学家要求《自然-生物技术》介入调查,并公开韩春雨实验中的所有原始数据和实验条件。

当时他的经历被当作一个“诺奖级科学家”的故事——儿时经常会把自行车和钟表拆掉再组装,还喜欢在煤堆里找化石,甚至在煤堆里玩上一整天;高中时看《侏罗纪公园》被科学的力量震撼;和同学组织厕所沙龙讨论像宇宙这类深奥的问题;大学时逃课外出看电影、逛鸟市,考试则是边考边理解书中的内容。之后在河北科技大学任职十年,只作为通讯作者发布过两篇中文论文;把河北科技大学老校区的实验室当作自己的“MIT”(麻省理工学院)……

面对外界专业人士的种种质疑,韩春雨团队一直无法给出合理的解释,最终在8月3日选择撤稿,继续调查缺乏可重复性的原因,寻求一个优化的实验方案。外界人士也标示,韩春雨团队此次撤稿也是维护已发表科研记录完整性的最好做法。

韩春雨成长中的许多经历都被当作成为科学家的伏笔。他的成就也被归结为各方因素,比如《论语》中的“临事而惧,好谋而成”给了他许多营养;攻读博士期间接触世界科研最前沿的人类基因组织计划;河北科技大学未给他施加过发表论文和评职称的压力。

新闻解析

如今调查结果含糊其辞,部分曾大声质疑的科学界人士也不想再蹚这趟浑水,韩春雨看似全身而退,但他的故事又变成了一个论文“造假”作者的故事。不知道如今他再次接受采访的话,还能不能像两年前那样,轻松地说出对《喜剧之王》中“其实我是一个演员”的台词很有共鸣这样的话。

一项科研成果,当面对外界的质疑拿不出有说服力的证据,撤回无疑是最主动、最积极、最能够让人接受的方式。质疑并不可怕,近代科学的发展进步以及人类在某一领域的突破,都与宝贵的质疑精神不无关系。面对质疑,需要的是拿出证据进行回击,用事实说话。

本文首发于南方人物周刊第565期

关于韩春雨的研究成果有两种可能,一是他人的实验条件等和韩春雨的无法保证一致,导致无法重复;二是主观造假。而根据最新报道显示,在大约一个月后,韩春雨将采取适当形式公开验证结果,届时将有权威第三方作证。我们相信,真相将会在不久的将来被公开。而在现在,大家最好给真相多一点时间,也不要无端指责。

文 / 李雨

在韩春雨受到外界质疑之后,也把他推向了风口浪尖。质疑无可厚非,但质疑不代表口无遮拦,我们抵制学术造假,但不能人身攻击,这些天在一些人质疑韩春雨团队时,有些声音实在让人反感。比如,有些人喜欢抓住韩春雨“三无”(无名校身份、无名气、无职位)副教授的身份不放,预设立场,给出一些很离谱的推论;还有人直接给韩春雨扣了一个“沽名钓誉”的大帽子,并打电话对其进行骚扰和谩骂。

编辑 / 孙凌宇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严谨是科研工作者必须遵守的最基本原则,也是科研工作者必须具备的素质。没有严谨的态度,就不可能有真正的科研成果。对韩春雨及其团队来说,我们没有任何理由否认他们对待科研的执着和痴迷,也没有任何理由怀疑他们提供的是虚假成果。对于这一年的质疑风波和本次的撤稿事件,韩春雨团队应该更清醒地认识到,在没有绝对把握的情况下把研究成果公开缺乏严谨的科学态度,不免显得有些急功近利。

责任编辑:

很多读者朋友作为非专业人士,容易受到网络舆论的感染,也会跟风质疑韩春雨,粗暴地指责其学术造假,这就显得有些不可理喻了,在没有确凿证据出来之前,用事实说话,用科学的态度表达质疑。

最后,

作为一项全新的人类基因编辑技术,

如果研究成功将对人类探索未知的生物领域具有重要的意义,

我们也期待身处舆论漩涡之中的韩春雨,

用科学和专业的方式回应质疑,

打破其在学术界的信任危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