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倒卖、出租、出借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已经取得的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许可。”4月18日,工信部发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许可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其中第二十五条明确对非法转让造车资质的行为说“不”。

汽车资讯 1

汽车资讯 2

汽车资讯 3

“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倒卖、出租、出借或者以其他形式非法转让已经取得的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许可。”4月18日,工信部发布《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许可管理办法》(以下简称《管理办法》),其中第二十五条明确对非法转让造车资质的行为说“不”。

“出售杭州一家新能源客车制造厂,资质齐全,税务干净……”从今年7月以来,这则出售广告就多次出现在新能源汽车圈内人的微信群中。9月3日,这家杭州新能源车企的名字——“杭州越西客车织造有限公司”出现在工信部的网站上,同时出现的还有另外29家新能源车企。

然而,《中国汽车报》记者偶然发现,在政策的明令禁止之下,汽车生产资质特别是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仍然被一些企业认为奇货可居,试图通过转让来大赚一笔,一家名叫杭州越西客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越西客车”)的便是其中之一。

然而,《中国汽车报》记者偶然发现,在政策的明令禁止之下,汽车生产资质特别是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仍然被一些企业认为奇货可居,试图通过转让来大赚一笔,一家名叫杭州越西客车制造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越西客车”)的便是其中之一。

9月3日,工信部发布了第一批《特别公示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清单,共有30家新能源生产企业因为在过去一年内未生产新能源产品而上榜,包括华晨汽车、哈飞、广汽本田、万向电动汽车、山东丽驰新能源等。通知表示,如有异议,可在9月9日前的公示期内反馈意见。

♦标价6亿元寻求转让

汽车资讯,标价6亿元寻求转让

根据工信部的“汽车行业退出机制”,对于停产12个月及以上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工信部将予以特别公示,相关企业再次生产需要重新经过工信部核查。不能保持准入条件或破产的企业,将被撤销资质。

“出售杭州一家新能源客车制造厂,资质齐全,税务干净,杭州萧山坐拥150亩土地,直接对接企业负责人,成交分享百万元佣金。”经常活跃在汽车资讯朋友圈的T先生(取自其微信名称首字母)日前在其所在的汽车资讯微信群里发出这样的中介信息。

“出售杭州一家新能源客车制造厂,资质齐全,税务干净,杭州萧山坐拥150亩土地,直接对接企业负责人,成交分享百万元佣金。”经常活跃在汽车资讯朋友圈的T先生(取自其微信名称首字母)日前在其所在的汽车资讯微信群里发出这样的中介信息。

这是工信部今年发布的第三份车企“退市预警”。今年3月,工信部发布了第二批经过3年公示后,即将进入退出执行流程的34家车企名单;5月,工信部发布了第三批《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清单,共58家车企进入为期两年的公示期。时隔4个月,工信部又针对新能源领域发布专项“特别公示清单”,这被认为是显示出对“僵尸企业”和落后产能前所未有的清理决心。

这家企业到底是什么企业?这位T先生与这家企业又是怎样的关系?为了一探究竟,《中国汽车报》记者与T先生进行了一番沟通。

这家企业到底是什么企业?这位T先生与这家企业又是怎样的关系?为了一探究竟,《中国汽车报》记者与T先生进行了一番沟通。

而除了名单上的企业之外,发改委已经核准的16个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能否全部在两年期内如期启动产能建设并仍有后续资金支持,也充满了未知数。而目前距离发改委发放最后一份核准通知已经过去一年多。

据T先生介绍,谋求出售的新能源客车企业越西客车有资质、有设备、有厂房,但就是没有产量,现在标价6亿元转让,如果介绍买家成交,可以赚取百万元佣金。

据T先生介绍,谋求出售的新能源客车企业越西客车有资质、有设备、有厂房,但就是没有产量,现在标价6亿元转让,如果介绍买家成交,可以赚取百万元佣金。

断绝“苟且偷生”的后路

记者在越西客车官方网站了解到,该公司位于杭州市萧山经济开发区,整车生产设计能力为5000辆,专业生产6~12米大、中、轻型客车30多个规格,覆盖国四、LNG/CNG等各种不同类型客车。产品销往全国20多个省市,并批量出口东南亚、南美洲及中东等多个国家和地区,2014年销售各类型客车2000多辆。

记者在越西客车官方网站了解到,该公司位于杭州市萧山经济开发区,整车生产设计能力为5000辆,专业生产6~12米大、中、轻型客车30多个规格,覆盖国四、LNG/CNG等各种不同类型客车。产品销往全国20多个省市,并批量出口东南亚、南美洲及中东等多个国家和地区,2014年销售各类型客车2000多辆。

“客车行情不好,经营无力”,对于杭州越西客车的转让,相关知情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与新能源乘用车资质供不应求不同,杭州越西和这几个月以来挂牌出售的新能源客车股权一样,直至目前,仍未找到买家。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越西客车号称具备完整的新能源汽车研发及生产能力,公司秉承20多年的客车生产经验,以天津大学等研究机构为技术依托,自行研发生产高效、匹配的整车控制系统和电机控制系统。目前拥有10米以上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6~7米纯电动中型客车和10米以上纯电动客车。

在新能源汽车领域,越西客车号称具备完整的新能源汽车研发及生产能力,公司秉承20多年的客车生产经验,以天津大学等研究机构为技术依托,自行研发生产高效、匹配的整车控制系统和电机控制系统。目前拥有10米以上插电式混合动力汽车、6~7米纯电动中型客车和10米以上纯电动客车。

按照工信部的公告,此次列入特殊公示名单的都是在2017年7月1日前获得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但在此后12个月及更长时间内没有生产新能源汽车的车企。所谓“资质”,业内常规理解为发改委针对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的核准。在核准了16个新能源汽车投资项目后,发改委从2017年6月开始停止了对新能源汽车项目的审核。这也使得对于新造车企业而言,新能源资质成为稀缺资源。按照规定,获得发改委项目核准的新能源企业,还需登上工信部的新增企业和产品目录,这一目录和生产资质一起被称为“双资质”。

汽车资讯 4

“你是这家企业的员工吗?”当记者问及T先生与越西客车的关系时,得到明确的回复:“不是!”经过一番沟通,记者大致了解到,这位T先生极有可能是一位从事汽车资源买卖的中介。“准客户可以引荐直接负责人,合适可以到杭州面谈。”T先生明确表示。

事实上,除了16个新增新能源资质,几乎国内所有传统整车企业都在本身传统燃油车业务之外,涉足了新能源汽车的生产销售。而这种新增产品类别而非子公司的方式,并不需要向发改委申请项目核准。也因此,在对新能源汽车补贴的追逐中,涉足生产新能源汽车的企业比比皆是,而随着补贴退坡,获得生产资格却最终没有产品推出的企业也不断增多。

“你是这家企业的员工吗?”当记者问及T先生与越西客车的关系时,得到明确的回复:“不是!”经过一番沟通,记者大致了解到,这位T先生极有可能是一位从事汽车资源买卖的中介。“准客户可以引荐直接负责人,合适可以到杭州面谈。”T先生明确表示。

新能源汽车几无销量

除了已经准备出售的杭州越西客车,万向电动汽车有限公司(简称“万向电动车”)和深圳五洲龙汽车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深圳五洲龙”)旗下的新能源汽车子公司,已经在今年5月工信部发布的第三批《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名单中出现过。不同的是,5月份被预警的是沈阳五洲龙,9月份被预警的是重庆五洲龙,而这两家公司都是深圳五洲龙的子公司。而五洲龙的产品在多个地方都曾登上当地政府对新能源客车的采购名单。

♦新能源汽车几无销量

越西客车是不是真要寻求出售?《中国汽车报》记者拨打了其官方网站显示的联系电话,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在问明记者来意之后以说了一句“不知道具体情况”,便挂断了电话。

同时,曾出现在中机中心上报给工信部的名单中、但最终从工信部特别公示名单中“逃脱”的哈飞和江苏卡威,这次也未能幸免,现身在第一批特别公示新能源企业清单中。该名单根据工信部的“汽车行业退出机制”而拟定,同样是退出预警的前哨。而长安标致、广州本田、长安铃木等合资车企在过去一年的新能源产出也是空白,长安铃木则在不久前宣布股权变动,铃木品牌就此退出中国,在传统车领域跌落的铃木在新能源领域同样未能有建树。

越西客车是不是真要寻求出售?《中国汽车报》记者拨打了其官方网站显示的联系电话,接听电话的工作人员在问明记者来意之后以说了一句“不知道具体情况”,便挂断了电话。

在越西客车的公开官方资料中,惟一能找到的新能源客车销售运营信息,是在2016年其生产的越西纯电动客车在杭州大江东区域作为区间便民服务交通车正式运行。

业内分析认为,随着补贴退坡,竞争加剧,新能源汽车企业的生产热情开始直线下降,加之经过几年的竞争分化,新能源汽车领域已经形成几家头部企业分食蛋糕的格局,新造车势力虽然孱弱,但有足够的资本拱托。这就使得一些中小企业的新能源毫无竞争力、产出陷入停止,随之而来的是企业经营困难、持续亏损等普遍状况的出现。

在越西客车的公开官方资料中,惟一能找到的新能源客车销售运营信息,是在2016年其生产的越西纯电动客车在杭州大江东区域作为区间便民服务交通车正式运行。

那么,越西客车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销量到底如何?由于没能直接联系到该公司负责人,尚不清楚准确情况。

而以哈飞为代表的一些期待借新能源起死回生的车企,在经历了缺乏技术含量的拼装阶段后,随着政策的收紧和竞争加剧,也再次陷入难以为继的境况。

那么,越西客车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销量到底如何?由于没能直接联系到该公司负责人,尚不清楚准确情况。

不过,其研发的ZJC6105UBEV纯电动城市客车出现在工信部于今年5月公示的拟撤销《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之中。据了解,车型从《目录》之中被撤销的原因无外乎无产量或者进口量,越西客车显然属于前者。

新能源退市大门开启

不过,其研发的ZJC6105UBEV纯电动城市客车出现在工信部于今年5月公示的拟撤销《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之中。据了解,车型从《目录》之中被撤销的原因无外乎无产量或者进口量,越西客车显然属于前者。

不难发现,越西客车属于几乎被边缘化的汽车企业,而这样的企业在中国并非少数。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仍存在汽车整车生产企业近200家。

按照《新能源汽车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规定》,对于停产12个月及以上的新能源汽车企业,工信部将予以特别公示,相关企业再次生产需要重新经过工信部核查。不能保持准入条件或破产的企业,将被撤销资质。届时,已经进入《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的车型,也将从《目录》中撤销。

不难发现,越西客车属于几乎被边缘化的汽车企业,而这样的企业在中国并非少数。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目前仍存在汽车整车生产企业近200家。

进入2017年以后,新能源客车市场的持续低迷,也是诸如越西客车这样的企业寻求转手的一个重要原因。

这显然比工信部此前发布的汽车企业特别公示的警告更为严格。按照《工业和信息化部关于建立汽车行业退出机制的通知》的规定,《特别公示车辆生产企业》的公示期有两年。这期间,被公示企业的新产品无法申报目录,但期间如果企业经考核符合准入条件的,则取消特别公示,恢复受理其新产品申报。不合格的,则暂停资质。

进入2017年以后,新能源客车市场的持续低迷,也是诸如越西客车这样的企业寻求转手的一个重要原因。

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纯电动客车的销量约为89546辆,相比2016年115700辆的销量下降了23%。随着2018年补贴新政落地实施,加之一线城市公交车替换已基本完成、二三线城市增长乏力,2018年的新能源客车市场前景不乐观。

不过,对于新能源企业的这次特别公示,有观点认为同样存在回旋余地。目前只是上报给工信部的名单,在工信部正式公示前,企业还有机会通过报送新的数据来“逃生”。即使被正式公示,经过整改、符合条件的,也仍有机会重新申请审核。在工信部今年发布的进入退市流程的车企和第三批特别公示名单中,就分别有三家和两家车企在最后关头成功从名单上“消失”。

数据显示,2017年我国纯电动客车的销量约为89546辆,相比2016年115700辆的销量下降了23%。随着2018年补贴新政落地实施,加之一线城市公交车替换已基本完成、二三线城市增长乏力,2018年的新能源客车市场前景不乐观。

资质或将不受青睐

值得一提的是,新能源客车和专用车在名单中占有很大比例。在工信部9月4日公布的拟撤销《免征车辆购置税的新能源汽车车型目录》的车型名单中,金龙、申龙、中通和珠海广通等主流新能源客车企业中有大批量产品在列。

♦资质或将不受青睐

工信部部长苗圩此前曾明确表示:“总体上看,汽车企业的数量还是偏多。我们建立汽车行业的退出机制,就是要打破汽车生产企业资质的终身制,建立有进有出、优胜劣汰的动态管理机制,督促落后的企业加大技术改造、转型升级;如果达不到,也可以通过兼并重组来不断提高汽车整车企业的生产集中度。”

经济观察报记者了解到,名单中新能源企业、尤其是客车企业被公示的原因不一而足,但主要而言,皆是在研发和产品竞争中无法跟上趋势,最终跌入淘汰边缘。其中,万向电动车被取消的新能源专用车,是因为不符合政策和企业发展趋势而被荒弃的业务。而更多的车企是因为新能源客车在骗补调查和补贴退坡后,成本高企、虚假需求消退、订单锐减而引发企业难以盈利、生产停滞。还有一些车企是因为不具备生产能力或者企业战略变化,而选择了代工的生产方式,因此出现产量为零的现象。

工信部部长苗圩此前曾明确表示:“总体上看,汽车企业的数量还是偏多。我们建立汽车行业的退出机制,就是要打破汽车生产企业资质的终身制,建立有进有出、优胜劣汰的动态管理机制,督促落后的企业加大技术改造、转型升级;如果达不到,也可以通过兼并重组来不断提高汽车整车企业的生产集中度。”

显然,政府管理部门对僵尸车企或半死不活的车企态度十分明确,即该退出的退出,而不是成为一种交易资源。《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明确提出,工信部对已经取得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许可,但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车辆生产企业,予以特别公示。

但这份名单只是预警,为防止虚假投资和空壳企业的泛滥,政策为新能源设下的更多期限都将加快新能源的退市节奏。在发改委已经下发的16份新能源汽车项目投资核准通知中,每一份都会强调“核准文件自印发之日起有效期限2年。”在两年内未开工建设且在未获得延期批准的,核准文件将自动失效,也即“资质”被取消。

显然,政府管理部门对僵尸车企或半死不活的车企态度十分明确,即该退出的退出,而不是成为一种交易资源。《管理办法》第三十六条明确提出,工信部对已经取得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许可,但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车辆生产企业,予以特别公示。

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企业是指:连续两年年均产量乘用车少于2000辆、货车(含普通运输类专用车)少于1000辆、轻型客车少于1000辆、大中型客车少于100辆、摩托车少于5000辆、挂车少于100辆的车辆生产企业。工信部可以根据产业发展情况调整有关产量数值。

目前,在16家获得发改委新能源项目核准的车企中,已经有8家企业有产品登上工信部的新增企业和产品目录,分别是北汽新能源、知豆、江铃新能源、云度新能源、合众新能源、前途汽车、长江汽车、奇瑞,而国能新能源、江苏敏安、河南速达、陆地方舟、金康、万向、昌河铃木等尚未取得工信部目录,而其中不乏产品研发尚未完成的车企,经济观察报记者获悉,曾被质疑是“僵尸企业”复活、因得到地方政府大力支持而获得生产资质的河南速达,在获得资质后,产能建设仍进展缓慢,产品更是鲜有信息流出。随着发改委新的汽车产业投资管理政策与补贴新政的“双剑合并”,资质也将无法保证这些进展缓慢的企业的未来。

汽车资讯 5

经特别公示的车辆生产企业,工信部对其新申报产品不予列入公告,不予办理企业许可变更。车辆生产企业申请移出特别公示的,工信部将对其保持企业准入许可条件的情况进行审查,符合条件的,移出特别公示。

业内专家指出,中国在传统汽车领域的产能过剩已经十分严重,且绵延多年难以解决。如今新能源汽车投资爆发,逐利者居多,无论对地方资源还是整个行业健康而言,都蕴藏着巨大危害,必须及时清理。而对车企的动态管理监督,有利于加快行业优胜劣汰,扶持优强。

不能维持正常生产经营的企业是指:连续两年年均产量乘用车少于2000辆、货车(含普通运输类专用车)少于1000辆、轻型客车少于1000辆、大中型客车少于100辆、摩托车少于5000辆、挂车少于100辆的车辆生产企业。工信部可以根据产业发展情况调整有关产量数值。

“一方面很多资本已经认识到造车的风险,不再盲目接手,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接连有资本退出新能源汽车产业特别是客车行业;另一方面政府管理部门也开始严控造车资质的转让。”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汽车生产资质或将遇冷。截至本报发稿前,记者从T先生那里得知,越西客车厂仍未有人接手。

经特别公示的车辆生产企业,工信部对其新申报产品不予列入公告,不予办理企业许可变更。车辆生产企业申请移出特别公示的,工信部将对其保持企业准入许可条件的情况进行审查,符合条件的,移出特别公示。

“一方面很多资本已经认识到造车的风险,不再盲目接手,特别是最近一段时间接连有资本退出新能源汽车产业特别是客车行业;另一方面政府管理部门也开始严控造车资质的转让。”一位业内人士表示,汽车生产资质或将遇冷。截至本报发稿前,记者从T先生那里得知,越西客车厂仍未有人接手。

小编推荐:更多汽车销量数据分析,汽车产量数据查询请点击汽车销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