汽车配件,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福建泉州汽车工程机械配件产业“异军突起”、“一枝独秀”,生产的汽车轮胎螺钉、螺母等紧固件,以及转向节捎、活塞捎等零配件畅销全国各地,产销量在全国汽配行业中名列前茅。2011年,泉州汽车和工程机械配件产值已超百亿元,作为一个整体已经在国内外颇具影响。

汽车配件 1

近日,笔者在福建泉州走访“四轮一带”汽配企业时,不少企业反映,目前泉州市区汽配行业正面临着产能无序扩张、恶性竞争、行业门槛低等发展难题,泉州在汽车和工程机械配件业累积的区域竞争优势正在弱化。

林成来:1953年生,泉州鲤城区人,泉州市成裕机械设备有限公司董事长,泉州机械配件行业协会会长。2004年,林成来创办泉州成裕机械设备有限公司时,已经51岁高龄。彼时,“四轮一带”为特色的泉州工程机械配件市场方兴未艾,从老岗位退休下来的林成来,依旧壮心不已,他决定在知天命之年搏一搏,开启老骥伏枥的创业之旅。这一博,就是15年。

行业面临发展困境 区域品牌受影响

这15个年头里,林成来在带领企业逐渐壮大的同时,也见证了泉州工程机械配件市场的从小到大,从弱到强。现如今,泉州生产的“四轮一带”以价格和种类齐全的优势囊括整个行业后市场70%以上的份额。而成裕机械也成为泉州工程机械配件行业的佼佼者。其所研发生产的“四轮一带”产品被输往欧洲、东南亚等数十个国家和地区,年出口额近亿元。

“受国内外经济形势的影响,行业发展面临前所未有的困难。”泉州市区汽配同业公会会长、盛德机械有限公司总经理蒋火炎告诉笔者,目前泉州生产“四轮一带”的企业共有100多家,规模以上的有十几家。由于市场不景气,行业无序化竞争已经达到顶峰,有些规模以上的企业为了一时的生存也跟着打价格战,直接导致整个区域品牌被看低。

“国内主机市场的不断壮大,带来了更多工程机械配件需求。而‘一带一路’倡议下的国际市场,为泉州工程机械配件企业打开了又一扇窗口。从现在的市场发展程度来看,工程机械配件至少还有10年的黄金期,前景可期。”林成来说。

据悉,泉州汽车配件企业生产的汽车底盘紧固件配件在全国市场占有量达85%,占汽车制造厂配套份额的10%;其中“四轮一带”产品占国内市场份额的60%,占东南亚市场份额的30%.

走向国际 年出口额近亿元

蒋火炎说,欧洲、东南亚等地区对泉州生产的“四轮一带”产品质量基本认可,其中不少企业已成为国际上大品牌的代工厂,但为了争抢订单,企业间互相压价,不仅让外商从中获利,还在无形中降低了产品的价值。而比降低价值更可怕的是,这样的代工还浪费了国家资源。

记者:林董,您好!近几年来,南安五金机械持续领跑南安出口,成为南安外贸市场上的亮点。尤其是以成裕机械为代表的“四轮一带”企业,在出口上交出了亮眼的成绩单,能否谈一谈您在拓展国际市场上的心得?

对此现状,泉州市区汽配同业公会副会长、泉州恒通机械配件有限公司总经理杨元恭也深有感触。他表示,现在泉州汽配行业“病的很重”,无序的市场竞争,导致企业面临着微利甚至无利的困境。很多企业为了维持生存,不得不继续扩大产能,以量充利润。

林成来:我们目前的出口遍及欧洲、东南亚、北美、南美等地区。尤其是欧洲,这是我们国际市场的主要阵地。成裕机械算是较早一批开拓欧洲市场的企业。实际上,早在2007年,我们就有意识地去拓展国际市场,德国成为我们的第一站。

他说,很多企业的规模上去了,但没有订单,就没法生存,因此只能降低利润,维持公司发展。在降低利润的过程中,不乏有一些人从中获利,很多人以为这是安全的,实际上企业正在走向更“不安全”的一端。

当时我们虽然在国内市场刚起步,但已经可以为日本的日立等大企业进行配套了。当时我就想,日本市场我们能做,欧洲有什么不能做呢?于是我们就立刻扩展德国市场,为此我还把儿子送到德国留学,为后续的拓展作准备。2007年。我们开始创立了德国分公司,并以此为枢纽,开始了对欧洲市场的开疆拓土。

2010以前,工程机械行业一直处在较快的增速发展阶段,在这个过程中,泉州机械配件企业大多从中获利,并开始循环投资。经过十几年扩张式的发展,行业逐步走向产销不对称和“慢性自杀式”的竞争阶段。

总结起来,我们能打动欧洲客户的主要因素,还是对细节的把控。欧洲人很严谨,他们对每个细节的要求都很高。第一次验收产品的时候非常严,对企业包括卫生条件、员工住宿环境等都有要求。在他们看来,作为企业,如果连职工的生活环境都不能保证的话,那么产品质量也没法保障。

其中,最严重的就是价格战,企业间为争抢客户,互相压价。“特别是家庭式小作坊因管理成本低,风险小,可以为了生存,通过低价格销售来争取订单。而大中型企业要获得订单,不仅要保证产品质量,还要与这些家庭作坊竞争,以一对十,很难‘杀出重围’,因此有不少也开始加入价格战中。”

当德国买家第一次来验收时,我们的严谨也得到了他们的认可。因为我们很早就开始注重向工业强国学习。2007年我曾到日本很多企业考察,在走访包括久保田在内的日本大企业时,他们的严谨令人惊叹。在他们的车间内,每个生产环节就算少一颗螺丝钉,或者多弄了一点机油,都有可能引起警报。更值得一提的是,他们的车间一尘不染,外来参观者佩戴白手套,在任何一个地方随意擦拭,依旧是一尘不染。

更可怕的是,很多企业在降低价格的同时降低质量标准,使产品走向低端化。而质量低,又导致出事频率高,使用寿命短,企业订单下滑的恶性连锁效应。

当时我就深刻地意识到,我们的制造业跟日本等制造业大国相比,差了至少30年。所以我在经营企业时,也尽量朝着这些企业的标准看齐。这也成为我们获得欧洲客户信任的基础。因为我们的质量、数量有保障,发货准时,此后的合作就一直这样持续了十几年。

杨元恭表示,制造业本身就是投入大,利润空间有限的产业,现在泉州机械配件企业正面临“内斗”的尴尬境地。这对整个行业的转型升级非常不利,会导致很多企业走入“总资产在膨胀,净资产在减少”的怪圈,同时也可能使几十年的产业优势积累,毁于一旦。

近些年,我还经常到国外出差考察,政府也一直鼓励我们到国外参展。所以,我每年大大小小的展会也参加了不少。目前我们国内和国外市场的比例大概是3∶7,有一大半的市场都在国外,去年我们出口额近亿元。

呼吁行业自律 建立行业质量标准

质量把控 品质可追溯到每个员工

走访中,不少企业认为,泉州机械配件产业出现如此现状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行业准入门槛低,没有相对应的国家标准。

记者:在国际贸易上,双方都必须要靠产品质量说话。不知道在质量的保障上,成裕机械又有哪些独特的做法?

据了解,日本上世纪70年代也曾经历这种行业阵痛,企业只顾追逐利润,却忽视提高产品质量,最后政府要求企业老板必须到德国参加学习培训,合格者回国后才有资格担任企业法人,这也为日后日本工程机械行业技术的领先奠定了基础。

林成来:要想保证产品质量,一定要从管理上多下工夫。我们一直坚持人性化管理,对员工我处罚得不多。除非在质量问题上犯大错,我们才会重罚。

“市场在改变,而我们的思维、格局却没有变。”杨元恭表示,机械配件行业可以借鉴日本、欧洲等地的一些做法,设立行业准入门槛,提升行业自律水平。这样不仅能保证质量、优化竞争环境,还有益于行业的长远发展。

此外,任何员工想要离职,我们都会把工资全额发放,为员工留下一个好印象。试想一下,如果每个公司离职的员工都在说企业不好,那这对企业的品牌形象必然大打折扣。

此外,杨元恭希望行业能摆脱互相压价,以价格维护客户的现状,转变为以提高产品品质与价值赢得客户。要利用泉州“四轮一带”行业积累的十几年优势,继续提升产品品质,共同打响泉州制造的牌子,创造更多的利润价值。

对员工诚信,对供应商我们也是如此。我们所有的供应商都是按时定时付款,不需要他们来跑腿催款。可以说,诚信渗透我们企业经营当中的每一个环节。

蒋火炎认为,作为整车的配套产品,“四轮一带”产品的性能如果不好,将会影响整车安全。如果其中一家企业的产品质量出了问题,对泉州汽配行业整个区域品牌来说,都是一次重创。因此必须要有一个行业门槛,比如投资规模、技术投入等来保障泉州汽配行业的产品品质。

而在产品的管理细节上,我们会比较严苛,每个环节都是层层把关。从锻造铸造热处理等生产,我们都是一条龙自己掌控,所以我们的成品质量可以把控。

与此同时,蒋火炎代表泉州市区汽配同业公会呼吁行业共同起草质量标准。他说,此前,泉州市区汽配同业公会曾配合泉州技术监督局对一些不符合产能要求的产品进行取缔。但由于目前“四轮一带”还没有相对应的国家标准,因此很难进行持续的监督。

另外还有很重要的一点就是,德国客户要求我们的货物必须追根到每一个员工身上,如果产品出了问题,就可以追溯到每一个人身上。所以在我们公司,我们也要求执行这样的制度,一个小零件是谁铣谁钻的,都要清清楚楚。这样的追溯系统,也保障了产品的合格率。

主动转型升级 区域抱团发展

每一个订单到国外的时候,所有货物都必须进行跟踪管理,在质量细节上,我们的用材都必须坚持高标准。一旦出现问题,我们坚决将其处理掉,绝不允许少批量的劣质产品影响整体口碑。

在这种背景下,泉州不少机械配件企业已经意识到转型升级的重要性和迫切性,并通过种种努力告别价格战,实现去库存,深入挖掘成长性较好的细分板块,寻找利基市场,打造自身的优势。

此外,工人的稳定性也很关键,我们的工人每年的流失率不会超过7%,很稳定。从2004年创立企业至今,有70%的工人留了下来,其余离职工人也都是因为个人发展原因。目前我们的市场订单很多,但产能有限,今年准备再扩产,至少提升一倍产能,才能保证市场需求。

晋江安海联诚机械是汽配企业转型的一个代表。作为临工、沃尔沃、龙工、柳工、晋工等各种装载机配套产品的生产企业,2012年公司生产总值从2000多万元上升到6000多万元,2013年又翻了一倍,达到1.2亿元。

行业回暖 国内外市场迎来“双好”

联诚机械总经理吴文生分析,之所以能在行业下行的情况下实现逆势增长,是因为公司在紧靠临工这些大公司之余,还不断自主研发配套产品,并销售给配套公司。“就如近两年来,虽然国内装载机市场有所下滑,但由于我国装载机生产已形成产业链,性价比全球最高,因此市场份额还摆在那儿。这种情况下,我们做主机配套及市场配件的企业,要生存只能选择一个领域做专、做精、走技术改革路线,集中力量成为领先者,同时建立各种壁垒,逐渐形成持久的竞争优势。”

记者:在很多“四轮一带”企业削尖了脑袋往主机厂配套发展时,泉州大多数企业却将重心放在工程机械的“后市场”上,作为从业者,您认为这是出于什么样的市场定位?

泉永机械同样也是泉州机械配件企业中率先转型的典范。为了更好地适应市场需求,公司积极调整产品结构,开发新产品、新工艺,稳住老市场,拓展新市场,并从产品低端维修市场向高端主机市场迈进。

林成来:上世纪七八十年代,泉州汽车工程机械配件产业异军突起,生产的汽车轮胎、螺钉、螺母等紧固件,以及转向节捎、活塞捎等零配件畅销全国,产销量在全国汽配行业中名列前茅。

通过与三一重工、厦工、龙工、上海彭浦、英国杰西博等知名主机配套厂家合作,泉永机械进入了快速成长的发展阶段。目前,其旗下已拥有3家公司,在泉州市工程机械行业领域属于规模较大的企业。

发展到2010年,泉州汽车和工程机械配件产值已超百亿元,作为一个整体已在国内外颇具影响。尤其是“四轮一带”这个产业,以价格和种类齐全的优势几乎囊括整个行业后市场70%以上的份额。

针对泉州机械配件产业当前所面临的难题,南方路机董事长方庆熙表示,这是当前装备制造行业的通病,产业健康发展需要一个正常的市场竞争秩序,如果都在打价格战,抄袭模仿,那么一定会被市场淘汰。据他透露,当前泉州正在组建装备制造业协会,协会成立后将疏通上下游产业链对接,希望能对机械配件产业的提质升级起到一定的推动作用。

2004年我创业的时候,泉州“四轮一带”企业还很多,处于小打小闹。打个比方,当时整个国家生产的链条9000条,泉州大概只占据了1000条;但发展至今,个别大企业一个月的产量就能达到2万条,月产量上2000条的企业就有几十家。

泉州市装备制造业协会的另一位发起人,铁拓机械董事长王希仁也认为,泉州机械配件产业应当走抱团发展路线,共同致力于提升产品附加值,最大限度地减少不必要的内耗,增强区域内企业的合力,提升泉州机械配件产业的整体竞争优势。

为什么泉州工程机械配件的市场能这么大?第一,人工成本越来越高,导致机械设备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2004年,国内还到处都是小企业。但现在,我们国家自己的主机厂也已经有很多大品牌了,这也必然带动很大的维修需求。

此外,泉州拥有较为完善的产业链条,物流条件十分便利,民营企业也够丰富,再加上政府十分重视引导和服务制造行业、企业发展,可以说软硬件都很好。目前,泉州生产“四轮一带”的企业共有100多家,规模以上的有十几家。

近两年来,随着工程机械行业的复苏,工程机械配件行业也逐步处在回温状态。当下,泉州“四轮一带”企业及产业链上下游几乎处在供不应求的状态,国内市场和国外出口迎来了“双好”局面。

协同合作 让“泉州制造”赚全世界的钱

记者:民营企业丰富、同行竞争激烈是泉州实现“泉州制造2025”的优势,但同样是一个制约因素。作为泉州机械配件行业协会会长,您认为泉州制造应该如何扬长避短?

林成来:泉州的主机配套市场都做得不大,大部分企业主攻售后服务市场。在全世界的售后服务市场中,中国市场又占据了大部分市场,一旦中国市场受到限制,那企业受到的影响就比较大了。所以,我们希望泉州企业应该抱团协作,不要打价格战恶性竞争,而是协同作战,一起赚全世界的钱。

此前,因为国家、地方政府没有出台相应的政策、措施去调控行业,存在行业准入门槛低、没有价格保护等问题。行业现状比较混乱,一些低端制造企业通过价格优势对市场造成冲击。泉州机械配件行业协会的成立,就是希望能规范行业,引导行业健康、有序发展。

比如近两年来,随着工程机械市场的回暖,我们协会在带领会员企业拓展“一带一路”等国际市场上做了很多工作,每年都组织会员企业参加各种各样的展会。

此外,我们在行业之间也都能实现资源共享,包括产品的升级改造,或者企业出现一些问题,都可以互相协助。“同行是冤家”这种现象在我们行业几乎不存在,企业间都是朋友,良性竞争。

以成裕机械为例,为什么我们做欧洲市场这么多年,产品几乎很少被退货?因为我们的很多产品都是集百家之长。泉州企业之间一直处于良性竞争、互相促进的状态。市场那么大,我们一家做不来,那就大家一起来做,各站所能,提高整个产业的品相。

同时相比日韩的产品,我们价格上有优势,泉州制造完全可以一起抱团去赚全世界的钱。

“一带一路” 将再带来至少10年黄金期

记者:您提到了“一带一路”对工程机械配件市场的拉动,不知道这个效应有多大?能持续多长时间?

林成来:这一两年来,随着“一带一路”市场起来之后,整个工程机械零配件市场又再次发展起来了,因为基础建设越多,配套用量就越大;整机生产越多,我们的售后服务也就有更大的市场。

我到东南亚考察时,发现泰国、越南、印度、印度尼西亚等国家的发展程度,相当于我们90年代左右的水平。他们要发展,就必须进行基建,由此就带来了巨大市场。2004年,我就判断这个行业能保证10年不衰退,从目前来看,我认为这个时间还可以再延续至少10年。

这几年,中国的工程机械配件用量都那么大,作为发展中国家的“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同样也需要这么大的用量。所以,我们现在很多企业都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锻造跟不上,机加工也跟不上,所以我们今年准备提高至少一倍产能,才能缓解市场订单压力。

抢抓“一带一路”市场机遇,南安其实有很大优势。众所周知,南安的石材产业就是“无中生有”而来的,让全世界各地的石材采购商到南安买产品。石材产业可以,工程机械配件产业也可以。尤其是放眼泉州,现在上规模的“四轮一带”企业几乎都集中在南安,这同时又为南安打造工程机械配件产业集群提供了良好基础。

要想进一步扩大这个产业影响力,需要政府部门多加引导。众所周知,每年11月举行的上海宝马展,来自全球各地的客商、采购商齐聚中国,展会结束后,有很大一批采购商会来到南安考察企业。如果本土也能有一个专业展会,集中展示本土企业实力,同时拉一批有实力的主机厂一起参展,势必能将宝马展上的这部分国际买家拉到南安来。

南安有产业集群,有自己的会展中心,有各种配套,办这样的展会问题并不大。我们每年到上海参加宝马展,都要花四五十万元,如果展会在南安本土,那么完全能取得事半功倍的效果。但这个需要政府的引导,包括一些补贴政策,都需要由政府牵头制定。我们期待在未来,南安工程机械配件产业也能像石材、水暖等产业一样,在国际舞台上大放异彩。

协会简介

泉州机械配件行业协会成立于2014年8月21日,是为了加强行业自律、规范市场秩序、规划行业发展、促进产业创新和市场开拓成立的社团法人,会员企业现有528家。其发起单位均是泉州机械配件行业中的优秀企业,根据国家法律规定申报成立的社团法人。

协会成立以来,致力于协助会员企业开拓国内外市场、规避和应对国际贸易摩擦和争议、规范贸易秩序、开展行业维权、举办行业培训、收集和编印行业信息、搭建行业与政府部门之间的沟通等工作,为实现泉州机械配件产业跨越发展,实现泉州市委、市政府打造装备产业千亿产值的目标作出贡献。

相关文章